信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含笑饮砒霜之(二)改变_散文网

来源:信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二)改变

娜娜一个人在电脑前拼命的敲打着这样那样的,也许只是为了内心的一种发泄,然而鼾声如雷的那个男人正在熟睡,那鼾声刺激着娜娜的耳根神经和脑细胞,开始对这种声音过敏甚至有丝丝的厌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男人开始对她冷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男人不在对她关心,不闻不问的这么几年晃荡而过,娜娜早已厌倦了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即使他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的费,即使每次问他要钱时,他绝情的回答没有钱,然后不屑的说了句:“你怎么不去问你要!”

那句话,娜娜一直都记在心里,现在开始在那个男人心中找不到属于的地位,对自己和宝宝,乃至这个家,他都开始冷漠,仿佛他想让自己成为这里的一个过客,家对于他来说,是不是就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多的再也没有其他的涵义,娜娜一个人操守着这个只剩下躯壳的家,靠的只是和哥哥支援的那些生活费用来维持整个家的一切日常需要,然而这么多年的坚持,却没有换来一点点的回报,男人的性格越来越古怪,温文尔雅的话语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其实娜娜只想要男人能像那样,给与一点温暖和关怀,让这里还能找到一个家才有的感觉,奢望着他还能抱着宝宝和她嬉戏在公园或者街角上。

男人的冷漠让她感觉到陌生,用一种审视的态度去审视自己的内心,这么多年,到底值不值得,娜娜哭了,这么多年压抑在心中的苦楚一次次的撞击着大脑,不愿意去那些让人觉得心酸的,哭了,流着那压抑的泪花,湿的,是那颗脆弱的心,被男人给融化,现在又被他给冰封,抛弃到无底的深渊,摔得粉碎,谁也听不到那心碎的声音,只是那种感觉一直在娜娜身体里缠绕,对着深渊歇斯底里的哭泣,只听到阵阵哭泣的回音一直在来回的荡漾。

依旧对着电脑拼命的击打的键盘,抒写着从未有过的,娜娜变了,因为男人的改变而直接改变,她一次又一次抗癫痫药物对患者的影响大吗的读着自己写下的句子,字里行间无疑不是对男人的眷恋,字里行间无疑不透露着那催人泪下的伤感语句,她写着,看着,哭着,只是一次次僵持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泪水似乎在此时已经起不到任何疗伤的作用,这个晚,是一个不眠的,娜娜伤感的看着男人的相片,看着这么多年留下的,一点一滴的改变,冲击着那颗已经无比脆弱的,眼泪伴随着她渡过了这个让人觉得心碎的夜晚。

清晨,伴随着男人摔门而出的声音,激醒了还是半睡半醒的娜娜,她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作痛,她已经感觉到,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无法在去做任何的挽留,可自己却还是那么的不甘心,因为深过,因为依偎过,最后娜娜做出了一个决定,希望能和男人好好的谈谈,因为在这个脆弱的认为,没有解不开的矛盾,只要自己坚持,男人终能回心转意。最后娜娜的坐在沙发上,直至深夜十二点,男人才回来。( 网:www.sanwen.net )

开门而入时,见到还在沙发上的娜娜,脸上露出一丝的意外,随之冷冷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还没有睡?”娜娜,把自己先前的想法迟疑的告诉了男人:“我们好好谈谈吧!”看得出她脸上那种受惊的表情。男人的语气不是太好,但最后还是答应坐下来和她谈谈。娜娜不敢抬头看着男人的眼睛,只是低着头问了句:“难倒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吗?”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男人听清楚这个问题,男人先是愣了几秒觉得她问出这样的问题让他感觉很诧异,然后作出了他的回答:“我们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娜娜顿时抬起了头,看着男人的眼睛,嘴里毫不含糊的将这么多年的往事,如同一样从嘴里说出,说着说着,嘴角突然会扬起微笑的弧度,说着说着,眼泪会情不自禁的从眼角划落。

男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北京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在他看来,从来没有感受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会那么的在乎这些往事,并且还牢牢的把所有的事都记在心底,与其说男人吃惊,更不如说他是了,被娜娜此番举动彻底的感动了。然而娜娜以为男人脸上的表情是一种回心转意的预示,心中萌生出了一种希望的火苗,男人开始说话了,说出了他这么多年以来的真心话,:“其实,我根本没有真正爱过你!”这句话一说出口,娜娜像头被棒子打过一样,男人却没有顾及娜娜的反映,接着把话说了下去,:“最初我们认识,因为你的阳光、美丽、大方、善良,吸引了我,之所以我们其实只是的意思,对于我来说,我只是喜欢一个人自在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想找一个女人管住自己,也没有想过生个成为自己的累赘,当初你怀上孩子的时候,也是我父母的意思,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太原意那样做,我的薪资和能力也是有限的,也许我也没有能力去撑起这个家,你之前那样做让我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常常喝醉,是想让自己麻痹,我常常会晚回家,说实在的,有时候对你是一种逃避。。。”娜娜还没有听男人把话说完,眼泪就已经止不住的流,现在的她已经不敢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一切,难倒曾经那种只是一种幻象,或许说难倒只是这个男人的伪装,无论怎么样,娜娜还是不敢相信男人所说的一切,还没等男人说什么,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着哭着。。。

整个夜晚都是娜娜哭泣的声音,从开始撕心裂肺的号头大哭直至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嘶哑得没有什么哭声,只剩下阵阵喘息的声音,这个夜晚显得特别长,连影子都被给拉长,这个夜晚很,只有眼泪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心房,笼罩在娜娜这个愈显瘦小的躯体上,潜藏在她的周围,有一种即将被吞噬的感觉,一个人哭泣着,一个人肆意的流着眼泪,没有人会察觉,没有人会安慰,没有人会替你感到伤悲。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娜娜似乎已经喘不过起了,晃晃荡荡中不知在多少个黑夜中用泪水洗刷而过,痛不欲湖北癫痫病正规医院生的她突然想到一种逃避的方式——-,对,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得到一种根本的解脱,于是她整理了自己伤痛的思绪着那个男人再次的归来,亦是某个深夜,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情愿的回到这个地方,看到娜娜还是以上次那种姿态坐在沙发上,心中或许已经明白又是一次口舌之争,男人刚关上门,娜娜直接开口说了句:“我们离婚吧!这样对你和我都是一种解脱!”男人对这样的提问没有感到任何的诧异,或许说他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先是几秒钟的沉默,随后就开始了他自己的一番言论:“其实,我早就想到要离婚,可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想你爸妈那边也不会同意,如果我们离婚了,孩子怎么判,你怎么生存!”娜娜没有之前那种还渴望什么的表情了,冷言冷语的说了句:“怎么生存?你这么多年来管过我吗,关心过我吗?离婚孩子的抚养权给我,你不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那你继续一个人,我除了孩子这里什么都不要!”娜娜的口气很坚决,男人随即又说了句:“你爸妈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也不想离婚,即使离婚了,我爸妈还会在让我去找别的女人结婚。”娜娜开始愤怒的说:“你怎么这么自私的只顾及到你个人的感受,难倒你就不为孩子的前途想想,难倒你就不能为我想想?”说着说着,娜娜又开始掉下了心碎的眼泪,男人不仅变得无情,而且还那么自私,娜娜觉得没有必要在和他谈论下去了,在她心里现在只想去找自己的父母倾述,看是否同意她的看法让她和眼前这个开始让她厌恶的男人离婚。

这么多个夜晚,娜娜似乎没有一点睡意。整日整夜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也难怪,这么大的打击对一个女人来说,谁都没有办法去承受,虽然娜娜表面看上去很,可谁都知道,女人的坚强只是一个装束,其实内在谁又不是很脆弱呢。此时的娜娜心已经感觉不到了,可以说是已经麻木了,也可以说已经完全死了。这个夜晚,她抒写了很多文字,伤感中又透露着“都说是毒药,可谁都想去拥有,最后自己受了聊城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伤,才知道有多痛,当心、灵魂和肉体都已经完全分开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可以割舍的东西,可以放弃的东西太多,没有什么值得去留念,该忘了的就忘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女人,不会有人疼,不会有人爱,这颗心被麻痹,被抛弃,再也活不过来!”

天始终还是在这漫长的黑夜中的等待开始苏醒过来。一缕阳光照射了进来,洒落在娜娜的全身上,似乎她已经很久没有沐浴到阳光的温暖,可现在麻痹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一点阳光的温度,只是拖着这可有可无的躯体,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走动着,到想去的地方,找自己想要的答案。看到憔悴的和顽皮的孩子,娜娜依旧一阵阵的撞击着全身的细胞,想要开口,却启齿难言,最后娜娜提议带着父亲和孩子到附近的公园走走,看到顽皮的孩子嬉戏公园,娜娜最后还是顶不住心中沉淀已久的压抑,开始向父亲倾诉起来,眼泪在一次的释放可以看得出,其实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脆弱。

一阵心扉的倾诉后,只见父亲摇头叹息,虽说父亲对女儿的遭遇甚是同情,可是看了看孙子,老泪开始纵横起来,娜娜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措手不及的开始对老人开始安慰起来,最后她坚强的给了父亲一个笑容,转身离开,眼泪情不自禁的掉落下来,她发誓,以后不能让老人不开心,不论男人有多么的狠心,都会给老人一个安享晚年的机会,同样孩子不管有这样的一个父亲,都会给他最好的教育。就这样,娜娜把所有的痛都留给了自己。活在这个水生火热的现实社会中,开始有了度日如年的准备,哪怕心里有再多的委屈,在别人的面前都要学会怎么去笑,告诉自己,哪怕是要哭,也要等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哭给自己看。

就这样,娜娜在也没有去找过那个男人,他们形同陌路的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没有,没有交流,只是像陌生人那样。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dhvyg.com  信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