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远方的你,好吗_散文网

来源:信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文/馨然

清晨的阳光,折射到盖着毯子的妍的身上,暖暖的。妍,伸了伸胳膊,慵懒的样子很是可。已经连续上了一个礼拜班的妍,今天休息。

妍,是一个喜欢干净、整洁的,家前屋后经她手,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舒服。就连储藏室角落里的灰尘也被她给弹掉。

整理书房时,妍发现了一封信,封面已有些许的泛黄,是很久写的,一封未曾寄出的信。

“健,

你好!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近来可好?都顺利吗?训练还那么忙吗?……”( 网:www.sanwen.net )

妍和健的认识是缘于健所在部队黑板报上的一则短文——《光荣在旗帜上书写》。

那年,妍19岁,刚上高三。健21岁。

妍所在的中学离健的部队很近,而妍每周回家时也会经过健所在部队的门前。妍,是个喜欢的女孩,没有理由的,只知道从记事起,军人那高大的形象就一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关注的事,喜欢的人,都和“军”有关。因为这,虽然还有其他回家较近的路,但每次妍,都愿意绕一点,经过营前,看到门内穿军装的他们,妍心里总是充满了喜悦。还有就是,部队的黑板报就在门口边上,门外的妍,一眼就能看见。而妍所在班级的黑板报,都是她弄的。

又是一周的结束,妍背着书包像往常一样,经过营房前回家。这天,部队的黑板报更新了,中间一段,很是吸引妍,“七十六年前,我们的军旗是在里的南昌城头举起的。从那时起,这面旗帜被弹头洞穿过,被硝烟熏烤过,被暴风骤撕扯过,也被鲜血浸染过……”妍轻轻的念着,身上的血液仿佛随着文字在沸腾,她被着。于是,有想拥有这卡马西平片的副作用会引起哪些症状?段文字的冲动,但妍还是羞涩的,她不敢冒然的上去跟他们说话。

回家后的妍,一直在思考着,怎样才能跟他们讲呢。思前想后,妍拿出了笔和纸,把自己的想法与请求写了下来,在装好后,写收件人时,才想起一个都不认识,该寄给谁呢。后来索性就直接写了**部队收。营房前的对面就是邮局,妍特意选择在这里寄,坐在邮局的落地大窗前,望着对面的部队里的战士们,想着自己即将与他们相识,妍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又很紧张,不知他们会怎样看待这个写信的女孩,也不知这封信会落在谁的手里。

在紧张与忐忑中度过了两天的妍,从班长的手里接过了一封盖有义务兵免费邮戳的信,欣喜的让妍差点大叫起来。拆开后,印入眼帘的是让人看上去很舒服的字,回信者是部队的通信员,所有的信件都是经过他手分发。而妍的这封没有具体人名的信件,便被他拆开了看,这个人就是健。

在信中,健说,他感动于还有这样一个爱着他们这群穿军装的人,妍才是最可爱的人,一席话说的妍的小脸红扑扑的。健是一名消防战士,他不仅跟妍说了许多关于消防的知识,关于他们训练中的一些趣事,也讲了作为一名消防战士所经历的危险以及身上所要肩负的。以前妍所了解的关于部队的知识都是从书本,电视上看到的,健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军人。

“的战士不曾建立功勋是一种遗憾,但只要你在这支队伍中,你足以自豪和骄傲,你已经为共和国建立功勋,它是‘和平’……”

以后的日子,妍与健一直保持着联系,畅谈理想与未来,诉说彼此的烦忧,学习上的困扰。虽然他们离的很近很近,近的步行三十分钟不到,但认识大半年了,他俩还未曾见过面。妍知道部队的纪律,她不想给健带来一丁点的麻烦。只是从那以后,在妍的心里,多了一份。

每天夜里,复习功课的妍在听到消防车发出的警笛声乌鲁木齐哪有治疗癫痫病医院时,总会停下手中的笔,站到窗前,看着消防车越来越远,心里常会默默的算着,直到消防车回来,她才会安定的入睡。

转眼到了秋叶纷飞的季节,秋虽是收获的季节,却也是的时候。这天,妍在翻阅县报时,看到了一篇《送战友》的文章,署名是健。妍,有点半信半疑,这个健是她认识的健吗?

“如磐,每一个无言的哨位,记住了你那张真实的面孔;月色如银,每一颗闪烁的星光,铭刻了你那一双敏锐的眼睛。”的里,诉说了对老兵的不舍,道出了对老兵的尊敬。

回到家的妍,拨通了健的电话,把看到文章的事告诉了健,健说,那篇文字确实是他写的。老兵又要退伍了,明年他也将离开部队……这晚,妍从电话里听出健的语气里没了往日的朝气与开朗,多了一些无奈与。健说,我给你唱首歌吧,小刚的《黄昏》,那是妍第一次听健唱歌,健的乐感很好,只是歌词有点凄凉。

“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

说出再现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划出一句离别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

滑落的泪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割断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进入永夜”

唱着唱着,健的声音有些哽咽,妍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多问。北京小儿癫痫病医院 p>

又到了周五,周末放假,妍背着书包走去车站,刚出校门,便看到了几个军人在马路边上跑着。妍记得健曾说过,他们每周五下午都会在马路上跑。走在人行道里,妍不住的朝他们望去,前面一个身影似曾相识,那个人也不住的在人群中仿佛寻找着什么,直到与妍的目光碰触。虽然妍与健从未见过面,但妍确定,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就是健。健跑的很快,一转眼便消失在前面的人群里。妍也小跑起来,她想快点赶到他们营房前,或许还能见到健一面。当妍赶到时,门前空空无一人,妍有点小失落……

晚上,健打来了电话,健说今天跑的最快的那个就是他。妍说我看见了。健还说,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想呆会站在门口看看你。结果,等我到门口时,左等右等也没见你。妍说,我经过你们营前的,但是门口没有一个人。健说,唉,可能你走的太快了吧。

妍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最佳的机会错过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转眼快过年了,放假在家的妍收听广播时,听到了一个访谈节目,是县广播电台采访消防兵的事情。听着声音有点耳熟,再听主持人介绍,这期的嘉宾竟是健。这也太巧了,妍想着。夜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妍静静的坐在屋前的凳子上听着健的回答。这时,妍才知道,健原来出自军人士家,爷爷、爸都是军人,怪不得妍一直都觉得健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妍亲自做了张贺卡,写上祝福的话语,寄给了健。健打来电话,说年底他将退伍了,一个战友在北京开了家公司,退伍后他可能会。妍没有问健选择离开部队的原因,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总归是要走的。妍祝福他!

年后,妍面临着高考的压力,健的工作也忙了起来,但他们俩有个比赛,那就是妍和健看谁最后的进步最大。期间除了健偶尔的一封短信,鼓励妍好好学习外,他们再无多余的时间聊其他的话题。<沈阳癫娴病哪家医院好/p>

在学业的压力中,妍始终记着与健的比赛,触使她更加奋力的学习,后来的模拟考试中,妍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高考结束后,妍给健打电话,但被告知,健被派去外地学习了,一直到妍收到南方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动身前往学校的时候,都没能和健联系上。

来到学校后,妍安排好一切事情,便给健写了封信,告知他新的地址。从初秋到深秋,妍在左盼右盼中都未等来健的只言片语。健所在部队的电话也换了新的。

新学校的附近也有一座军营,是空军某部。十一月中旬,是老兵退伍的时节,妍看着摘去肩章、领花的战士们,抱哭成一团,她也跟着落泪,泪中又想到了远方的健,不知此时的他是否也如他们一样,脱下了军装,打好了行囊,将踏上归乡的路途?

“亲爱的老兵……让我赠你一份荣耀,象征充满生机的绿色,以直线加方块的图案描绘你成千上万个日日夜夜,挥洒汗水,体验什么是苦与累、生与死。……让我眼眶转动的泪珠,以我千言万语凝结的沉默,以我内心深处的心音蕴含一份浓浓真情;让我为你送上祝福,表达最崇高的真诚。”妍默背着健的文字,送给这些老兵,也送给不知是否退伍的健。

在大学的几年里,妍还是会时常想起健,不知他现在身在何方?过的怎么样?是否已经脱下军装,是否如他之前所说进了战友开办的公司?一切的一切都已无从知晓。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妍也渐渐的不再想起健,只是当有人问她,谁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军人朋友时?妍会说出健的名字。

重新叠好这张尘封已久的信,妍拿出打火机,将其点燃,轻声的说了句:健,无论你现在在哪里?妍都祝福你!关于健的随着纸被烧成灰烬而灰飞烟灭。从此,健,只是妍认识的第一个军人朋友的名字,再无其他。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dhvyg.com  信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